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600687股吧」陕西为什么不能讲自己的故事?

陕西,故事时间:2021-04-12 15:32:21浏览:143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产品:《财经》杂志西部中心经济课题组

协办单位:《财经》杂志西方中心主任方

主笔:马|财经杂志西方中心研究员

2021年春晚,有两个与陕西元素相关的节目火了起来:一个是央视春晚舞剧《朱》,一个是河南春晚节目《唐宫宴》。

这多少让陕西有些尴尬:陕西的元素故事最终在“外来僧人”的帮助下流行起来。

有了自己独特的文化资源,别人稍加思考就能爆发。每次看到这种情况,都有一种“吃酸葡萄”和“打脸”的感觉,让人觉得“没什么坏处,但是极其屈辱”。

这二十年来,这种尴尬频频出现。

除了从不睡觉的大唐城,历史文化资源丰富的陕西很少生产爆炸性的文化产品。是当局者迷,还是「外国和尚会念经」?

1现象:实地会讲陕西的故事

“据你奶奶说,我出生的时候,长安阴雨连绵。几个月的大雨浸透了大明宫,仿佛失去了地基。就连人的表情也因为好几个月没见阳光而越来越凄凉悲伤。算命先生说,这一切都是主阴,预示着大唐所期待的将是一位公主的降临。"

这是电视剧《大龚铭词》开头的旁白,很经典。

20年前,反映盛唐历史的电视剧《大龚铭词》播出,好评如潮。“线条几乎和唐朝一样美,没有忘记。”“20年过去了,依然没有戏剧能超越它。”甚至一度被誉为“迄今为止表现大唐气象的最佳作品”。

而这部展现陕西盛唐历史的作品的制作,几乎没有任何陕西势力的参与。制作方是央视,拍摄地点主要在北京、涿州、无锡。

《大龚铭词》播出19年后,2019年,以盛唐为背景的电视剧《长安最长的一天》被称为中国第一部戏剧。

只是这部剧的拍摄制作和陕西关系不大:投资方是优酷视频和平版时代,制作公司是留白影视,拍摄地点是浙江象山影视城。早在2017年,象山就投资5500万元拍了这部剧,建了一个面积70多亩的“唐城”。戏剧中出现的盛唐时期的108个作坊得到了有序的恢复。

梳理一下近年来与陕西元素相关的爆炸级、现象级的文化产品,几乎都不是陕西势力创造的,而是国外机构投资生产的,看着“别人开高楼”“挣钱”“挣大钱”。

比如2015年,电视剧《平凡的世界》出现在屏幕上。虽然是陕西本土作家路遥的代表作,故事发生在陕西,但投资制作方是上海上视影业和北京华视娱乐,陕西文头只是参与者之一。

2017年,热播剧《当年月圆花开》讲述了陕西泾阳女商人周莹的传奇故事。不过这部剧的主要制作人还是北京华师娱乐曲江影视有限公司,拍摄地点不是陕西泾阳,而是江苏无锡。

同年播出的电视剧《白鹿原》,被认为是最正宗的陕西剧。陕西广众影视最终在制作方排名第一,重要原因是拥有小说的电视剧版权。

近二十年来,与陕西文化资源相关的爆炸性文化产品,大部分是由外省的投资生产机构完成的,很少有项目是由陕西本土力量牵头的。从此,似乎外国人能更好地讲陕西故事。

而且,与陕西有关的现象级电视剧,没有一部在陕西或xi安电视台首映,甚至连重播都很少。这种解释只有一个原因:地方电视台收视率低,影响力小,制作方负担不起。

2历史:陕西文化创意“过时”

陕西是一个文化资源大省,但相对于丰富的文化资源来说,在文化产业和文化产品方面有些尴尬,缺的东西更多。

如上所述,近几年陕西产生的爆炸级文化产品和文化现象太少。

事实上,回顾历史,新中国成立后,陕西文化在全国产生了三大显著影响:

第一次:60年代长安画派

陕西画家,以、石鲁、何等为代表。,逆着国画场景,大胆地走进生活,创作了大量的小品,给当时平淡的国画场景带来了新的力量和新的感受,赢得了观众和艺术界的高度赞誉。

第二次:20世纪80年代的陕西陆军影视

以Xi电影制片厂为核心,陕军出品了一大批有影响的作品,如张艺谋的《红高粱》、陈凯歌的《儿童之王》、黄建新的《黑炮事件》、田壮壮的《马贼》等。,先后获得国内外奖项,使西部电影制片厂闻名全国。当时被描述为“中国电影从Xi电影制片厂走向世界”。

第三次:20世纪90年代的陕军文学

以陈的《白鹿原》、贾平凹的《废都》、景复的《八里爱与敌》、程海的《命运之恋》和的《最后的匈奴》为代表,这五部作品均由北京五家出版社出版,陕西文学是一次“井喷”。

一度出现“文学陕军东征”现象。除了刘清、杜鹏程、路遥等文学大师之外,“文学陕西军”还占据了中国当代文学的重要高地。

这些成就在20世纪下半叶基本完成,但在本世纪前20年,陕西的文化实力逐渐落后,相应的文化产业和产品几乎“过时”,在全国影响较大的文化作品屈指可数。

可以说,近几年来,无论是影视剧、电视综艺,还是文学作品,陕西都很少有爆炸性或现象级的产品。

路遥在小说《人生》中说:“人生的路虽然漫长,但往往在关键的地方只有几步。”

文化产业的发展也是如此。如果在关键节点没有抓住机会,就会停滞甚至倒退,很难赶上。

3原因:陕西缺少什么?

陕西作为文化资源大省,不缺文化和故事,那么缺什么呢?陕西为什么不能创造出爆发性、现象级的文化产品?

说到底,陕西缺少评书的“人才、资金、制度、环境”。

首先,缺人是根本问题。

多年来,陕西缺乏既懂文化专长又懂市场运作的复合型人才,缺乏从历史角度审视和驾驭丰富文化资源的综合能力。

以影视文化人才为例。80年代,陕西诞生了很多影视人才,“陕西影视大军”是一面耀眼的旗帜。

90年代以后,随着市场经济的兴起,北京和东南沿海地区发展迅速,陕西原有的文化资源优势逐渐减弱。

人才流失是一个显著的现象。

影视人才,比如西营厂,都去北京发展了。90年代,很多导演和编剧离开了陕西,西部电影厂的一些人开始北漂。如今,在影视界颇有名气的顾长卫、滕文基、黄建新、张嘉译等曾经是西方电影人,现在大多在京发展事业。

比如《长安十二时辰》的导演曹盾,也是Xi人,但他的职业发展重心一直在京。曹敦出生于一个艺术世家,其父曹景阳是安话剧团的演员。1991年,曹敦考入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被视为张艺谋的师弟。1995年,曹敦毕业时没有回Xi安发展。相反,他与北京的滕华涛合作,为其他人制作电影。

2000年,张嘉译离开Xi,到北京寻找诗歌和远方,然后在电视剧《蜗居》中通过角色扮演成名。

2011年,曹敦转型为导演,与滕华涛联合执导《裸婚时刻》。这部剧让文章大受欢迎,后者也是陕西人...

在陕西的水土里很容易生出知识分子,很多都达到了圈子里的顶尖水平。

只是进入21世纪后,他们的舞台不在家乡,无法提供做事的环境和条件,在外地寻求更大的舞台。

目前,陕西本土人才在数量和质量上都难以满足文化产业的发展要求。

其次,缺钱才是真正的问题。

影视文化娱乐业是一个“烧钱”的行业,今天的好文化产品都是资本创造的。有了资本运营的加持,文化项目才能整合最好的资源。有的影视剧越来越华丽,不仅故事好看,而且场面宏大,服装精致,非要用钱砸。

陕西本地资本市场远不如北方、广州、深圳等地区发达。许多中小型文化公司往往找不到项目投资,也无法获得足够的资金支持。

《长安最长的一天》等作品需要“花很多钱”。

据了解,该剧总投资超过6亿元,单集制作成本1000万元。排名前两位的投资者是优酷视频和微电影时代,有阿里的资金支持。电视剧《白鹿原》总投资约1.6亿元。按照这个成本,《长安最长的一天》可以出三四部《白鹿原》。

作为一个经济欠发达的陕西省,很多作品的投入都达不到上述剧的量级。再好的故事,再有前途的项目,都撬不动这个盘子。

像前面提到的《平凡的世界》,虽然是陕西作家路遥写的,故事发生在陕西,但主要投资制作团队来自北京和上海。

最后,制度和环境的缺失是根本问题。

20世纪80年代,吴作为电影制片厂的领导,因为看到了计划体制的弊端,试图输入外来的血液,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坚持创办民间影视公司。可惜因为理念太超前,没能如愿。

多年来,陕西的文化公司以大型国企为主,如陕西文投、曲文投、西部电影集团等。

在市场竞争中,国有企业在管理和效率上有一些天然的弱点。他们的主要业务是承接政府文化项目,主要制作主旋律的文化作品,很难创作出满足市场需求的爆发性、现象级的文化产品。

从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来看,陕西的文化产业和企业并没有考虑进去。与北京和东南沿海地区不同,大多数文化项目优先考虑商业价值。

此外,陕西长期受到批评的保守文化特征、人们思想陈旧、缺乏创新意识和敢于冒险、敢做的动力也是陕西文化产业发展落后的重要原因。

互联网时代,陕西文化产业和企业对“网络一代”作品的研究和创作重视不够,很多具有地方特色的IP没有得到深入挖掘,使得爆炸性的文化产品很难出现,最终只能在其他地方“开花结果”。

时代变了,很多事情的逻辑都变了。

现在的文化产品已经不能只靠人、时间、毅力就能出好作品了(20世纪下半叶陕西文化的辉煌成就,基本都是靠个人力量完成的)。现代文化产业是一个产业体系,没有人才、资金、制度、设备、技术的支撑,很难生产出优秀的产品。

因此,21世纪以来,陕西现象文化产品缺乏的深层次原因是“人才、资本、制度、环境”的缺乏。最终的结果是陕西是一个文化资源丰富的地方,但却是一个文化产业小而弱的省份。

4出路:“爆炸”的逻辑

文化产品的爆炸现象,或者说现象层面的文化产品,是一个“黑天鹅事件”,出人意料,不可预测,但背后有一些共同的逻辑。

一、市场逻辑

市场逻辑也可以理解为受众逻辑,任何爆炸性的文化产品都是以市场和受众为导向的。市场需要什么?观众喜欢看什么?文化产品要充分遵循市场规律,在市场中寻求发展机遇。

文化创意产业的动力来自观众,所以提供的产品必须是观众想看到的,以观众的感受为目标进行创作。只有真正了解受众的需求,才能创造出“爆炸模型”。

作为舞剧《朱》的制片人,上海歌舞团团长对此深有体会。他认为文化产品必须走市场化的道路。“你的书,你的电影,你的剧本赚了钱,拉动了国民生产总值几个百分点。那叫水平。”

从《朱》到《永不消失的电波》,上海歌舞团的作品总能抓住观众的眼球,引起人们内心的情感共鸣,“爆款”不断。

二精品逻辑

精品不一定会变成爆款,但绝大多数爆款都是精品。

舞剧《朱》自2014年首映以来,已在全球上演了250多次。

创作初期,创作团队多次前往陕西阳县和日本左都,深入了解朱的生活习惯,丰富其创作积累。陈斐华说,“朱Xi”是“一件在几秒钟内精心挖掘出来的艺术品”。

正是这种朴素的匠人精神让作品得到了观众的认可。朱甚至把比作东方的天鹅湖。

这两年,IP概念一度成为制作爆款的首选。但如果是粗制滥造的话,即使有粉丝基础,有明星流量的加持,原本优质的内容也很难得到好的市场反响。

随着观众精神文化需求和审美水平的提高,他们的眼光更加挑剔。要打造爆款,除了吸引眼球的形式,关键是要有实质性的内容,高质量的逻辑才是制胜之道。

三、技术逻辑

技术授权是爆炸性文化产品背后的关键,尤其是5G、AI、大数据、AR和VR等数字技术。

比如《唐宫宴图》是传统文化,但真正让这个节目出彩的是高科技的应用。

该节目由郑州歌舞剧院根据第12届中国舞蹈荷花奖参赛作品《唐俑》改编。增加了水墨画、国宝等特效,应用5G+AR技术将虚拟场景与舞台相结合,将歌舞融入博物馆场景,营造博物馆内美妙夜晚的感觉。

河南卫视春晚总导演陈雷总结了自己的经验,表示“后期运用AR包装技术,将众多图像符号和视觉增强融入节目,运用最前卫、最炫酷的多维表达手段,体现大制作、强刺激的艺术追求”。

四、创新逻辑

一个现象文化产品的诞生离不开创新元素,尤其是基于传统文化挖掘出来的艺术作品,创新逻辑是不可或缺的。

《唐宫夜宴》之所以出圈,一个重要原因在于节目本身所蕴含的历史文化气息,而播出形式和技术的创新是观众受欢迎的关键。在节目中,高科技元素和历史文化相互辉映,无论是内容还是形式都充满了新鲜感。

爆款不可复制。新媒体时代最大的特点就是快速消化。文化企业需要建立内部快速创新机制,包括内容结构和技术呈现的创新,让受众感受到所呈现的作品具有创新性。特别是要把流行的和数字的东西融合起来,这样才能吸引年轻人,然后通过流行来推广传统文化,让传统文化繁荣起来。

五、营销逻辑

任何文化产品都离不开营销。我们应该充分利用新媒体,让传统文化成为“热门话题”。

《唐宫夜宴》得到河南广播电视台全媒体营销策划中心大力推广;舞剧《朱》也充分利用互联网手段进行推广,上海歌舞团微信官方账号和微博发送的每一条内容都有要求和关注。

在文化产品的营销中,要摒弃话语体系中陈旧而无力的话语,更加注重细节的呈现,诉诸感性,更好地到达受众的内心,使其产生共鸣和认同。

总之,有很多因素影响一个文化产品成为爆炸。爆炸是不可预知的,但逻辑是可以追溯的。

要塑造一个好的陕西形象,就要把陕西的故事讲好,而不需要一些爆炸性或者现象级的文化产品的支撑。只要遵循共同的逻辑,爆炸迟早会来。即使短期内很难工作,继续探索也比后退一步甚至倒退要好得多。(结束)

(封面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以上就是600687股吧陕西为什么不能讲自己的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华冰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