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30亿元!中央纪委启动“内蒙古反腐史上第一大案”:官员成立空壳公司“石头剪子布”,决定在董事长留任前划转2亿元 赵笑云

中央纪委,剪子,内蒙古,空壳,大案,官员,董事,石头,公司,任前,史上第时间:2021-03-12 20:21:27浏览:174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据中央纪委网站2月27日消息,“在整改中加强资产清算回收,取消协议合同收回投资16.49亿元;通过协商、法院诉讼、公安和纪检监察机关协助追回资金44.5亿元。”经过一年多的时间,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经济技术开发区已基本完成76项整改任务,整改具体问题140个。

这些问题的整改源于同一个人——呼和浩特经济技术开发区原党委书记李建平,是他严重违纪违法引发的。据了解,此案涉案金额超过30亿元,被称为“内蒙古反腐斗争史上第一大案”。

把分管领域当成“私人领地”,攫取巨大的经济利益

据报道,2011年3月至2018年9月,李建平担任呼和浩特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书记7年。

那些年,从利用职务之便帮别人承包项目,接受金钱和东西,到最后全力以赴充分实现自己的权力,数额从几万几十万逐渐增加到几百万,几千万甚至上亿。李建平的胃口越来越大,一旦欲望之门打开,他就会在桥下喝水。

尽管曾与他共事的原经济开发区党委副书记、管委会常务副主任白海泉在2014年受到调查,但李建平并没有警觉,仍然没有收敛,没有停止,甚至有所加剧。

李建平作为经济开发区的一把手,不仅将下属企业视为自己的“钱袋”和“提款机”,还以他人名义注册公司,实际控制公司,以达到侵吞国有资产的目的。

为了扰乱监管,以酒店服务员王、敖和社工徐的名义注册成立了一家公司。法人是王,真正的老板是。更可笑的是,李建平在最初选择董事长、总经理和监事时,采用了“石头、剪刀、布”的方法来解决问题。

根据调查,在李建平随机成立了数十家大大小小的空壳公司,其中不仅有光明总公司,还有隐藏的一、二、三级子公司。在他的直接策划和指导下,这些公司相互投标项目、相互做生意,其间大量国有资金频繁秘密流动,最终以“钱生钱”为目的被挪作他用。

从简单的权钱交易到成立空壳公司骗取国有资金,李建平肆意攫取巨额经济利益,涉案金额超过30亿元。根据李建平的供词,除了一些用于赌博的钱外,其余大部分都被用来购买著名的字画、古玉、黄金首饰、珍贵的手表和大量中外名酒,其酒窖中收藏了数万瓶名酒。

“在国有资产管理方面,经过反复梳理,经济开发区国有企业总资产账面价值为232亿元,实际评估价值为157.77亿元,与账面价值相差74.23亿元。”据自治区纪委监察委员会相关办案人员介绍,李建平案的危害突出表现在三个方面:

——在经济建设方面,给经济开发区造成了巨大损失。在被保留的前夕,还想划转2亿多元资金;

——政治生态方面,涉嫌违规862人。经济开发区普遍存在“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虽然被调查,但“遗产”还在;

——在商业环境方面,公平竞争已经消失,李建平瞄准的项目一路绿灯。没有针对性的项目,即使效益明显也不允许上马。

李建平把负责的领域视为“私人领地”,他的霸道和霸道,使这个作为自治区首府发展重要引擎的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元气大伤,濒临崩溃。

聚焦李建平案曝光的经济开发区“十大乱”,同向惩罚并举

李建平案发生后,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纪委书记、监察委员会主任刘奇凡在全面研究案情、分析案件症结的基础上,进行了深入的实地调研。李建平案中的问题概括为“十大混乱”,如设立公司、设置职位、进入人员、签订协议、借入资金、设立账户、制度混乱、管理混乱、制度混乱、监督分散。呼和浩特和经济开发区需要关注这一点。

“十大病症”的主要责任在李建平,但当时的领导班子成员和部门负责人也不同程度地负有责任。作为以案促改的对象,他们的思想是有顾虑的,不能把心思牢牢固定在整改上。呼和浩特市委更换了经济开发区的领导,新配备的党工委委员全部出动。同时市纪委监察委员会和组织部派出工作组接管经济开发区纪委,履行以案促改的监管职责。

经过努力,通过案件推进改革取得了重要成绩,但问题依然存在:一些涉案隐藏人员暗中煽动干部群众阻挠整改;“十大障碍”问题涉及几十家企业和部门,有的配合不当,严重影响整改进度。一时间,各种讨论如火如荼:“听说案子被宣传叫停了,肯定是阻力太大改不了。”“案情复杂,不要只是搞形式,走过场”...

自治区纪委监察委员会打破整改不办案的思路,坚持同向惩同步,整体推进“三不”重要做法,责成呼和浩特市纪委监察委员会组建专案组,开辟“堵点”进行整改;指定对口监督检查办公室运用“领导、分配、监督、核实”机制,指导专案组对“十乱”问题立案,并对经济开发区班子成员和13名科级干部分别严肃追究责任。处分或谈话;密切关注上级发现的问题线索和同级整改情况,严肃查处25人,移送检察机关,下发纪检监察建议16条。

“李建平行事莽撞的时候没有站出来监督,也没有注意逐案推进改革,还嫉妒组织。”一些被追究责任的前经济开发区成员说。“我以为在李建平案中隐藏非法手段不会被发现。在推进改革的时期,不了解真相的人还在吵闹。”参与的人非常后悔。

强大的审查和调查造成了强烈的冲击,经济开发区加快了“十大障碍”的整改。

在整顿混乱公司中,将原来的78家企业合并整合为14家;在整顿乱岗中,国有企业领导管理人员由239人减少到67人,内部部门由192人减少到112人,部门负责人由246人减少到108人;在整顿乱借资金中,目前金额为6203.43万元,剩余资金明显是通过合法途径追回的;在整顿管理混乱中,完善组织建设,明确国有企业的管理层级职责;在整顿体制混乱方面,引入国有企业领导管理措施,理顺投资者和国有资本的管理体制和机制;在整顿和监督方面,整顿董事会和监事会的人员结构和人员编制,完善纪检监察制度,形成有效的国有企业监督模式...

在自治区纪委监管委员会的推动下,呼和浩特市查处了“十大病症”,类比整改了国企乱象,全面拓展李建平案,推进改革成效。“市纪委、组织部、国资委、审计局等部门抽调108名业务骨干组成8个工作组,直接插入企业收集材料10多万份,发放问卷6123份,谈话764次。国有企业进行整顿。”呼和浩特市纪委监察委员会有关负责人表示,已发现662个问题,已整改458个。

为进一步深化标本兼治,以案促改,各单位按照统一部署,开展了“以案回望”自查工作,重点要求未完成整改任务、整改不扎实的单位进行全面自查。

官员也愿意被“追杀”,经济开发区违法违规事件频发

19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指出,要以查处政治经济问题交织的腐败案件为重点,以政策支持强、投资密集、资源集中的领域和环节为重点,坚决查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审批、国有企业改革、公共资源交易、科研管理等领域的腐败问题。

“经济开发区是一个地区的经济试验场。国家给的政策比较宽。我已经工作10年了。是创业者的目标。他们需要我的支持。我的工作也需要创业者的投入。”白海泉因犯受贿罪、贪污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无期徒刑。从马上摔下来后,他非常懊悔,承认自己的私欲害了他。作为科级干部,他的犯罪金额达1.7亿元。

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国家纪律检查委员会网站的审查调查栏显示,中共十九大以来,已有20名局级干部被撤职,涉及19个国家级经济开发区。其中,湖北省襄阳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党委书记曾金生、副书记李剑锋先后被调查。

此外,在其他岗位失去工作的省部级和局级干部中,有40多人有担任国家经济开发区主要领导的经历。如原贵州省委常委、原省政府副省长王担任贵阳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党工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两年;原海南省委常委、海口市委书记张琦担任洋浦经济开发区工作委员会副书记四年。

一方面,经济开发区高层领导问题集中,政企不分,愿意被“追杀”,反映了权力集中、监督失效的普遍问题,如管理体制封闭、权力边界不清等。

长期以来,李建平一直是“官商一体”,与不法商人勾结。权力过度集中,让他的贪婪失控。他把自己变成了一个企业的老板,把自己的违纪违法视为“资本运营”,肆意从事“使用权归自己使用,利润归自己”的业务。

另一方面,经济开发区也存在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腐败频发的问题。各级经济开发区有许多优惠政策、项目、资金、土地开发和自由裁量权。一旦权力不受限制,“发展高地”就很容易成为“腐败多发地”。

江苏省连云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原副主任张如凯收受一家私营公司贿赂。管委会出资的公司收购私营公司持有的土地期间,他违规高价收购,造成国有资产损失近400万元。非法商人一方面通过贿赂非法拿地,另一方面党员领导干部拿地谋取私利。经济开发区土地领域违法违规现象频发。调查发现,有人通过非法经营占用土地获取科技支撑资金;有的人低价圈地,向金融机构抵押贷款后提取资金;有的人编造优质工程,侵占国有资产或者以合作的名义享受优惠政策;有的人低价拿地却长期不开发,希望土地升值后套利...国有土地成了权力和金钱的筹码。

更何况经济开发区被视为“私人领地”。原浙江省嘉兴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书记贺在“家长制、集权管理”方面下了很大功夫,把辖区当成了“私人领地”,滥用职权为私人所用。在嘉兴经济开发区党工委班子会议等场合,他多次主张“中央八项规定精神会影响经济开发区的经济发展,经济开发区是一个特殊的地方,应该降低标准”。在行动中,他没有收敛或停止。他多次要求下属用公款购买1470瓶高档饮料,并以招待商家的名义,肆无忌惮地进行超标准接待。

就李建平而言,由于设立临时机构和承担不合理的社会管理职能,经济开发区的机构臃肿且头重脚轻。“李建平非法进入经济开发区862人,一批最多324人,使经济开发区的机构数量从77个增加到868个。”针对用人乱象,自治区纪委监察委员会督促呼和浩特市委改革经济开发区,突出经济服务职能,剥离社会管理职能,调整原有“五园一镇”结构。除了一个镇,继续由经济开发区整体编制管理,其他园区以合并退出的方式分离,通过机构“瘦身”尽快实现“扭亏为盈”。


以上就是30亿元!中央纪委启动“内蒙古反腐史上第一大案”:官员成立空壳公司“石头剪子布”,决定在董事长留任前划转2亿元赵笑云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华冰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